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汽车

66亿打水漂?工厂被法院贴封条!赛麟汽车回应了…

2020-06-29 23:01编辑:何莉人气:


善于包装自己的王晓麟,回中国扇了一下翅膀,又举家跑到美国,江苏南通如皋66亿元国资就要打水漂了。

6月份,王晓麟在中国运作的主要产业,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的分公司,以及位于江苏南通如皋的工厂都被法院贴上封条。

出手的正是赛麟汽车国资股东南通嘉禾,诉诸法律途径查封公司诸多资产,说明当地政府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痛下决心止损。



又一个造车者失败了,不过王晓麟与众不同,他的失败有迹可循,他花小钱收购了一些小公司拿到中国被当做宝贝贩售,在美国的失败已经如此明显,却没有被投资者足够重视,导致白白损失数十亿元的民脂民膏。

这其实和银隆汽车很像,银隆也半路出家者,引进了一项海外技术,就连汉能太阳能也是如此,这些技术在海外都没获得成功,却在国内被捧成宝。

【记者探访】

停车场上700多辆迈迈,员工称“老年乐”说法太片面

6月29日上午8点左右,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位于如皋的赛麟汽车生产厂区时,门口已经有多位员工准备进厂上班。“我们上个月的工资还没发,”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个厂区主要用于生产迈克SUV,但还没有量产。”对于外界将“迈迈”形容为“老年乐”,他认为太片面了,“迈迈车的质量还是不错的,有一说一,用料也都不错,它属于高速电动车,我之前开过,时速能达到100公里。”


生产车间内试生产的迈克SUV

对于迈迈销量不佳的问题,该员工直言车定价太贵,“车补贴后售价在11万至13万元,制造成本估计在10万元左右,主要是没达到量产。”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公司目前只有几名保安在上班,赛麟汽车相关人士称,这种说法明显不实,“我们现在员工有100人左右,其中车间有60多人。”在赛麟汽车的生产车间内,还摆放着“板料”,后续可以压制成车门板等部件。焊接车间内,一辆麦克SUV外壳已经初具雏形,“在‘鸟巢之夜’的发布会上,我们也展示过迈克。”

车间生产负责人王先生介绍说,去年底公司已经生产了一批车,“我们量产的话,如果每年开两条生产线,年产能达到30万辆。而这里只需要60名工人,自动化程度非常高。”

对于66亿元的去向,王先生称,赛麟汽车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已经有一款车型(迈迈)量产,还有一款车型(迈克)几乎就要量产,“每款车的开发都要花费七八个亿,车间的建设也要花费几十亿。”王先生举例说,同样作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和小鹏,融资都要达到两三百亿元,“我们能建成现在这样的现代化工厂,应该做得还是非常不错的。”

在赛麟汽车的停车场上,停放着700多辆迈迈电动汽车,“迈迈的总产量,大概在1100辆左右。这些车辆的后续如何处理,就要看销售人员了。”




停车场上的“迈迈”汽车,车位还有“青年汽车”的字样,主要因为使用了青年汽车生产资质。

【对话赛麟副总裁】

工厂已经准备好了,就看股东如何决定了

早上8点20分左右,来自德国的赛麟汽车副总裁Frank驾驶一辆赛麟改装的跑车来到公司。在e公司记者表明身份后,Frank爽快的接受采访。

e公司:目前工厂的运行情况如何?

Frank:我们所在的这个工厂生产线从没进入过量产模式,我们在去年底完成设备的安装调试,年后我们准备车辆拿到工厂来进行试生产,其实目前我们的工厂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进行试生产,现在工厂状态和春节前是一样的。



赛麟汽车的生产车间,生产线上还能看到迈克SUV的外壳

之前也有媒体说我们车间内的设备都还被膜包着,因为都是非常精密、贵重的设备,所以我们都会非常细致的去维护。即使是在量产过程中,只要中间有停顿,我们都会把部分设备包起来。就像迈迈的生产车间一样,春节期间,我们也会把各种设备包起来。

我们的冲压车间、车身车间实际上都已经生产过零件。

e公司:按照当初的规划,我们是否将超跑纳入生产时间表?

Frank:这首先要看如何定义超跑,比如有人认为宝马三系已经是很好的车了,每个人对超跑的定义是不一样的。我们有两款车,其中一款是迈克SUV,另外一款就是S1。而S1肯定属于超跑的范畴。我刚加入公司时,就在讨论在如皋生产S1车型,但是去年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导致我们需要重新评估在中美两地都生产S1的计划,在高关税的情况下,在两地都生产S1是没有任何经济利益的。后续我们还有新的车型正在研发,它们也都属于超跑的范畴。

e公司:您如何看赛麟汽车使用青年汽车的生产资质?在此之前,庞青年因为“水氢发动机”而引发广泛关注。

Frank:我的身份不太适合评论这些,但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买劳斯莱斯,你会介意它的生产合格证上挂宝马的标志吗?同样的道理,我们使用青年汽车的生产资质也可以理解。其实我们也只是为了满足相关部门的要求,然后双方达成资质使用的协议,也只是仅此而已。

e公司:您对赛麟汽车的前景怎么看?

Frank:迈迈是一款城市通勤用车,它的市场前景还是有的,虽然第一代车型不是很成功,就像宝马收购MINI之后前几代车不会太成功一样,我们认为赛麟品牌后续的传奇故事还是可以续写的,但这主要取决于公司股东的决定,要看股东是否愿意继续现在的运营模式。

多家上市公司与赛麟汽车有业务往来

八菱科技曾拟不超20亿收购赛麟汽车部分资产

证券时报·e公司梳理发现,曾有上市公司曾准备以不超过20亿元收购赛麟汽车相关资产,这家公司就是八菱科技(002592)。

2017年11月17日,八菱科技与赛麟汽车签订《资产收购意向协议》,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或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赛麟汽车的部分资产,主要包括S1超级跑车、Mycar纯电动车的厂房和生产设备,以及相关车型的专有技术和前期投入的开发成本。根据交易双方磋商情况,初步预计本次交易金额不超过20亿元。八菱科技在公告中表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目标是通过本次收购,使上市公司形成完整的汽车整车生产能力。

不过到2018年5月18日,八菱科技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理由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涉及到境外资产收购,法律程序复杂,加之中美贸易关系紧张,收购境外资产能否在计划时间内完成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就在今年1月21日,深交所下发关于对八菱科技的监管函。监管函指出,2017年12月1日,公司与赛麟汽车股东签署《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2017年12月2日,公司披露《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未及时披露前述框架协议内容,在历次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中均未披露此框架协议。深交所要求公司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除了八菱科技以外,还有多家上市公司曾与赛麟汽车有业务往来。

天成自控(603085)在2017年披露的公告显示,2017年7月,公司被赛麟汽车提名为该公司最新汽车项目AM139Mycar的供应商。当年11月26日,公司收到与江苏赛麟签订的《AM139项目座椅总成开发协议》。根据协议,公司接受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委托进行为该公司AM139车型进行座椅总成开发。该协议自生效日起生效至2023年10月15日到期。当时天成自控在公告中表示,该协议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将与公司为该AM139车型零部件的开发进度、江苏赛麟AM139整体开发进度、AM139车型市场需求等因素有很大关联,存在不确定性。在此之后,赛麟汽车未在天成自控的公告中出现过。

凯众股份(603037)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公司在当年进入赛麟汽车等国内新能源“造车新势力”的配套体系并获得项目,为未来新能源业务进一步增长打下良好基础。

埃夫特(688165)今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在白车身焊装生产线领域逐步开拓了赛麟汽车等重要客户,核心技术已应用于赛麟超级汽车制造基地等项目。

科达股份(600986)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提及,2019年新增客户除江苏赛麟外,其他新增客户业务量较小,导致上海同立营业收入2019年度出现大幅下降。公司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名单显示,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为2019年第二大客户,收入6090.68万元,占公司当年营收的20.5%。不过今年前4个月,赛麟汽车已不在科达股份前五大客户名单之中。

此外,天汽模(002510)2019年9月披露的在手订单情况显示,与赛麟汽车相关业务启动于2018年6月13日,订单金额为1763.78万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王晓麟表态将以视频方式参加6月28日举行的赛麟汽车股东会,对于本次股东会是否举行,e公司记者先后联系公司多位高管,对方均表示不了解相关情况,且其中部分人员已经离职。而赛麟汽车股东南通嘉禾相关人士电话则始终无人接听。

6月28日晚间,e公司记者与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区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对方表示目前赛麟汽车相关事宜已经由如皋市统一处理,产业园不再参与,他同时强调称,“目前整个产业园发展得还行。”

美国

王晓麟目前在美国,他是在今年1月20日,和第二任妻子以及四个孩子一起飞回美国华盛顿。

此前,他宣称要让孩子接受中文教育,热爱中国文化,所以孩子们在国内上国际学校。

王晓麟不回国的理由很有时代特征:买不到回国的机票。这让员工感到困惑,很多到美国留学的研究生都回国了,一个有广泛人脉的董事长却买不到机票。

另外一个困惑是,王晓麟说要保护员工利益,员工薪酬下降,被以各种理由开除出去。

王晓麟很擅长演讲,他在微博上称举报人乔宇东为职业碰瓷,他在媒体上侃侃而谈,为自己辩解,在给内部员工所发的公开信中,将赛麟坠落的原因归咎于乔宇东的举报与巨大的媒体负面报道。

4月27日,赛麟汽车前法务高级经理乔宇东在网络发布实名举报信,称董事长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贪污巨额国资,将成本价5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分别作价55亿元和11亿元入股,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

王晓麟的回应耐人寻味,作为一个从美国回来的精英律师,他选择不是起诉,而是向政府求助,他称“乔宇东的恶意诬告,已经对赛麟汽车融资带来重大影响,希望如皋市政府尽快给出公允的调查结果。”

赛琳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6月10日与媒体连线直播,为王晓麟站台,称王晓麟是被诬告,“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居然说我们的车没有技术也没有价值,我们所获得的成就足以反驳他们的说法,即便是非专业人士都能看得明白。”

不过就是非专业人士也能看出来,赛麟产品真的是乏善可陈。

在今年4月发布的举报信中,乔宇东称,王晓麟通过实际控制的4个外资“空壳公司”,涉嫌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接近66.58亿元增资入股,取得公司控股权。赛麟汽车唯一国有股东南通嘉禾负担了赛麟汽车日常运营、工厂基建费用等费用,货币出资34亿元,负担了全部江苏赛麟日常运营和工厂基建费用,2019年7月8日向赛麟公司提供12亿元的股东借款(赛麟公司以价值12.11亿的28套成套设备抵押),2019年7月5日至11月12日,向赛麟公司提供以20亿元的股东借款(王晓麟实际控制的4个外资企业股东的技术出资获得的股权作质押)。 

(来源:网络整理)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kjjjsc.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公示!2019年建德节能与新能源公交车运营信息来啦!

公示!2019年建德节能与新能源公交车运营信息来


返回首页